当前位置:首页  > 市情  > 浏览石家庄
发布时间:2018-04-18 15:38 【字体: 打印
 
毛泽东同志旧居
毛泽东同志是一九四八年五月二十六日来到西柏坡的。从那时起到一九四九年三月,毛主席就是在这座普通的山村农舍里,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日夜操劳。
这座普通的农民住宅分为前后两个小院。前院设有警卫室,西边是水房;甬路西边有一个磨盘和猪圈。住在这里的警卫战士,为了保持院落的清洁,打算把它们拆掉。毛主席得知这一情况后,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同志们,中国革命的形势发展很快,我们不会在这里住多久的,这些东西都不要拆掉,将来群众还要用的。于是,战士们动手把它们抹了起来。夏日里,毛主席和朱德、少奇等领导同志,经常围坐的磨盘旁、楸树下,商讨国家大事。
 
这里是毛主席的后院,院子里的树木均是照原状栽种的。西房南边一间,是毛泽东的女儿李讷和保姆的住室;中间是家属住室,也是主席一家人吃饭的地方;北边一间是毛泽东的书房兼资料室。北方东、西两间分别是毛主席的办公室和寝室。后门出去便是防空洞口。
办公室内陈设的办公桌、沙发、转椅、茶几等都是当年毛主席使用过的。
西柏坡期间,毛主席的工作非常紧张,办公室的灯光总是通宵明亮。五位书记经常围坐在圆桌旁,研究战局。它们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震惊中外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作战方针和多种文电、指示,就是从这里发出的。就是在这里,毛主席写下了许多光辉著作,仅收集在《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中的就有二十篇。
毛主席对警卫战士非常关心,经常到他们宿舍问寒问暖。战士们出身都很苦,没上过学。毛主席教导他们:为了更好的干革命,要学习文化。并亲自教他们认字。还请了个文化较高的同志当他们的义务教员,订立互教互学制度。毛主席还把身边的一些警卫员派到中央文化补习班去学习,临走时为他们亲笔题词:“努力奋斗,为人民服务”、“现在努力学习,将来努力工作”。并与他们合影留念。毛主席的谆谆教导使战士们终生难忘。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结束后,党中央和解放军总部准备迁往北平。毛主席把中央直属机关警卫部队的干部召集起来,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就要进北平了。我们进北平,可不是李自成进北平。他们进北平就腐化了。我们共产党进北平,是要继续干革命,建设社会主义,一直到实现共产主义。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三日,毛主席和中共中央、解放军总部一起离开西柏坡迁往北平。
刘少奇同志旧居
一九四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枣林沟会议后,以刘少奇同志为书记的中央工作委员会,东渡黄河,于同年五月先期来到西柏坡,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此后,近两年的时间里,刘少奇同志就居住在这里。
北房这两个屋子,东边是刘少奇同志的办公室;西边是王光美同志的办公室。东厢房北边的小屋是刘少奇同志的秘书廖鲁言同志的住处;南边的小屋是朱总司令的秘书黄华同志的住处(工委时期朱总司令住在少奇同志的前院)。
  
刘少奇同志来到西柏坡的时候,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已进行了将近一年,为了彻底消灭几千年的封建剥削制度,经中央批准,刘少奇同志于一九四七年七月十七日至九月十三日,在西柏坡主持召开了中国共产党全国土地会议。会议是在大院西边的一个打谷场上召开的,主席台设在附近的一个旧房基上,上边搭了布棚。参加会议的各地代表坐作在石头上听取刘少奇同志的报告。最后,会议通过了《中国土地法大纲》,并于同年十月十日由中共中央正式公布。土地改革的极大成功,大大加速了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进程。此外,以刘少奇同志为书记的中央工委还领导了华北地区的解放战争、经济建设和军工生产。
一九四八年五月,党中央、毛主席来到西柏坡。前委、后委、工委合并,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在西柏坡正式办公。刘少奇同志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兼华北局书记、中央马列学院院长等职。
刘少奇同其他书记一起,协助毛主席部署指挥了举世闻名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参加了一九四八年的九月会议和一九四九年的一月政治局会议;出席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并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此外,刘少奇同志还在军工会议,敌工会议、妇女工作会议、青年工作会议、干部会议等一系列会议上作过重要报告。
刘少奇同志的生活非常简朴,他的办公室既是会议室,也是中央工委的办公处。工委期间,许多重要会议就是在这里召开的。室内的办公桌、沙发、转椅等都是原物。西北角陈列的小木箱是刘少奇同志长期使用过的文件箱,也是刘少奇同志从西柏坡带到北平诸多物品中仅存的一件。《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在全国土地会议上的报告》等许多珍贵的手稿就存放在里边。"文革"期间,刘少奇同志的家几次被抄,由于它的保姆赵淑君同志在箱子外面糊了一层花纸,把上边的"奇字第三号"盖了起来,它才幸免于难。一九八0年六月王光美同志亲自把他赠给了我馆。后院西厢房是刘少奇夫妇及其子女住室。
周恩来同志旧居
周恩来同志是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来西柏坡的。他当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周副主席"。周副主席的工作非常繁忙,他既要和毛主席、朱总司令等一起研究战局,又要听取前方各战场的情况汇报、核对军事资料、起草文电、批阅文件等。中央军委给睢杞战役的贺电,解放济南的贺电和锦州解放的贺电等就是由周副主席亲自起草的。
 
北房东边靠前的这个房子,是周恩来同志的办公室;靠后的两间,东边一间是邓颖超同志的办公室;西边一间是他们的寝室。西厢房南边一间,是军委作战部部长李涛的住室;南房西边一间,是军委作战室副主任张清化的住室。
在大决战的日子,周副主席的工作常常是通霄达旦,办公室东墙上悬挂的照片就是他工作时的情景。周副主席考虑问题极其精细慎密,为毛主席部署各个战役提供了准确无误的军事资料和数据。一次,一个参谋向周副主席汇报情况,刚汇报完,他立即指出,少汇报了歼敌一个营的人数。经核实,果然如此。周副主席严肃、认真的工作态度,使在场的参谋们深受教育。
周副主席一生真正做到了艰苦朴素,克勤克俭。转战陕北的路上,他曾经三次轻装,来到西柏坡时只剩下一马褡子的东西了。寝室里的书架是周副主席当年用过的,当时为了行军方便,特制了这个书架,合起来是三个箱子,展开便是书架。邓颖超办公室桌子上放着的交直流两用收音机,是许昌战斗的利品,是陈毅同志送给他的。
周副主席非常关心警卫战士的成长。一九四八年,有几个警卫员要到文化补习班去学习,周副主席高兴的地找他们谈话,还亲笔题词:"学习为人民服务的道理"。
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一九四八年七月三十日夜,大雨滂沱,后山上有几个窑洞被水冲塌了,有四位同志被埋在里边。周副主席闻讯后,立即提起桌上的马灯,披上雨衣,拿着铁锹赶现场,亲自组织抢救。两个小时以后,有三位同志被安全救出,一位同志不幸牺牲。周副主席在做了周密安排之后,又冒雨检查了机关的其他宿舍。等到在窑洞里住的同志都搬到了安全地方以后,他才回去休息。周副主席对革命同志的浓厚感情,使在场的同志无不为之感动。
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至十三日,周副主席参加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并在会上讲了话。三月二十三日,他随同中共中央和毛主席一起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
朱德同志旧居
这三间窑洞式的房子是中央工委自己动手建造的,准备让毛主席住。主席来了之后,觉得朱总司令上了年纪,就让朱总司令去住,朱总司令坚持不肯,在毛主席的一再坚持下,朱总司令才于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从刘少奇同志的前院搬到这里。
 
窑洞西间是朱总司令的办公室;中间是会客室;东间是寝室。
朱总司令是一九四七年五月同刘少奇等同志一起来到西柏坡的。在此期间,他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等职。朱总司令平易近人,工余时间常在田间、树林、河旁举枪打猎,练习枪法;有时还和老乡拉家常。
一九四七年十月底,朱总司令乘车由西柏坡出发,利用一个多月时间,视察了冀中部队和冀中地区的财政、经济、工业以及小学教育等情况。并分别对当地野战部队团级以上干部和冀中区干部作过长篇讲话。视察期间,我晋察冀野战军正准备发起解放石家庄的战役,朱总司令亲自审问俘虏,针对敌军部署,制定作战方案,一九四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我军攻克华北重镇石家庄。战后,朱总司令又亲自总结了攻坚战的经验,并欣然命笔写下了《七律 攻克石门》。
朱总司令非常关心解放区的经济建设和群众生活。他曾亲自参加了平山县汤汤水发电站的落成典礼并剪了彩。在典礼大会上,他讲道:这个水电站的建成,能够帮助军火生产,将来还能够帮助农村建设,并且是属于社会主义建设范围的一部分。
在西柏坡期间,朱德同志出席了全国土地会议、中央政治局九月会议、一月政治局会议和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协助毛主席布置指挥了举世闻名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朱总司令办公室里陈列的办公桌、转椅、电话机和书籍等都是当时的原物。会客室里的金属桌椅,是一九四七年五月,我华东野战军在孟良崮战役中,缴获敌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的战利品。战役结束后,朱总司令到前线视察时,陈毅同志送给他的。在西柏坡时,朱总司令一直使用着。七届二中全会期间,军事组的同志曾在此进行过小组讨论。中央迁往北平时,朱总司令又把它带到了北平。一九七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在他逝世的前二十天,亲自批准将这套金属桌椅送给了我馆。寝室里的床、办公桌、衣架、床头柜等也都是原物。收音机是一位苏联朋友送给他的。
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三日,朱总司令离开工作、生活了近两年的西柏坡,随同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一起前往北平。
任弼时同志旧居
这座小院的北房为东、西两间。东边一间是任弼时同志的办公室;西边一间是任弼时夫妇的寝室。西厢房北边一间是任弼时的儿子的住室;南边一间,九月会议期间,贺龙同志曾在此居住过。东厢房北边一间,是任弼时的二个女儿的住室;南边一间是任弼时的机要秘书师哲同志的住室。南房两间是工作人员的住室。
 
任弼时同志是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来西柏坡的,他是五位书记中最年轻的一位。
任弼时同志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和组织家之一。从一九二0年他十六岁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起,到一九五0年四十六岁病故止,任弼时同志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英勇奋斗,三十年如一日。
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他曾两次被捕入狱,在敌人的严刑面前任弼时坚贞不屈,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以后虽被营救出狱,但他的身体却因此受到了严重摧残。
任弼时同志抱病坚持工作,始终跟随党中央、毛主席征战南北。一九四八年早春,他跟随毛主席由陕北前来西柏坡途中,翻越五台山时,正遇大雪封山,人车受阻,任弼时同志拽着马尾巴爬到了山顶,表现了他战胜困难的顽强斗志。
在西柏坡期间,他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抱病参与了党中央的领导工作。
任弼时同志的一生,是艰苦奋斗的一生,室内的一些文物体现了他的这种革命精神。床上一条破旧的毛毯,是延安大生产时织的,室内的木箱、铁皮箱,都是任弼时同志转战陕北来西柏坡途中随身携带的文件箱。
任弼时同志一生孜孜不倦地攻读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就是在战争环境中,也从不间断。桌上放着他的一个长条图章,凡他读过的书都盖有这个图章。任弼时同志长期做青年团的领导工作,对青年循循善诱,是青年最亲密的导师。他一生为革命奋斗的历史,永远值得青年们学习。
西柏坡期间,他曾为小儿子任远远写下了:“小孩子要用心读书,现在不学将来没用”的字样,这不仅是任弼时同志对儿子的启迪和要求,同时,也是青少年应该永远牢记的。
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至十三日,任弼时同志参加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并在会上讲了话。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任弼时同志随同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一起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
董必武同志旧居
一九四七年五月,董必武同志随同中央工作委员会由陕北来到西柏坡,在这里工作、生活了近两年时间。
北房东屋是董老的办公室,西屋是董老一家的寝室,西厢房和南厢房是工作人员的住室。院里的海棠、杏梅、翠竹等都是董老和夫人何莲芝同志在工作之余亲手栽种的。在此期间,董老担任中共中央华北局书记处书记,华北财经委员会主任、华北人民政府主席。
 
董必武同志做为我党的领导人之一,出席了全国土地会议、九月会议和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并在会上讲了话。
董老经常孜孜不倦地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书架上陈列的书籍,都是他当年阅读过的。他的桌上经常放着笔墨纸砚,坚持每天学习、写作,从不间断,真正做到了活到老,学到老。就是在这里,董老还为一九四八年十二月首次发行的人民币,题写了"中国人民银行"的字样。
董老的生活非常简朴,睡的是农家土坑,用的是延安大生产时织的毛毯。他勤奋工作,并在工作之余参加劳动。在门前开荒种菜、种树。何莲芝同志早在延安时期就是纺织能手,曾被评为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在西柏坡时,何莲芝同志经常纺线、织毛衣,为机关修建房屋筛沙子,和董老一起纳鞋底儿。炕上的纺车,就是何莲同志纺线用的。当年,董老曾跟何莲芝同志学纺线,由于初学,左右手总协调不好,纺出的线粗细不匀。董老看着夫人熟练优美的纺线动作,深有感触地吟道:“捻线巴掌握手拳,看时容易做时难”。经过努力,董老终于学会了纺线。一九七八年,董老夫人何莲芝重返西柏坡,当她看到这架纺车时,情不自禁地再一次盘腿坐上土坑,深情地摇起当年的纺车,仿佛又回到那难忘的岁月。
董老夫妇非常关心群众疾苦。有一次,西柏坡村一位农民的孩子病的奄奄一息,家人看着孩子没救了,但又舍不得扔掉,就放在了碾子上,董老夫妇知道后,立刻叫人把孩子抱到了机关卫生所,经过抢救,终于使这个小孩转危为安。现在,这个小孩仍然健在,西柏坡一带的群众每当提起这件事来,都无不为之感动。
一九四九年三月十八日,董必武同志随同中央部分工作人员,先期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
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会址
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至十三日,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就是在这所房子里召开的。它是中央工委自己动手建造的大伙房。开会时临时布置成会场。
 
前面的长桌是主席台,主席台两边的方桌是记录桌,后边墙上挂着的敌我战略形势图,是向大会的汇报图。
出席这次会议的有中央委员三十四人,侯补中央委员十九人,列席十一人,共计六十四人。毛主席主持了这次会议,并在会上作了极为重要的报告。这个报告提出了在全国胜利的局面下,党的工作重心必须由乡村转移到城市;规定了党在全国胜利以后,在政治、经济、外交方面应当采取的基本政策,以及使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总任务和主要途径。
毛主席在报告中谆谆告诫全党:"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要求全党同志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攻击。
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同志发了言。毛主席作了会议结论。《党委会的工作方法》就是结论的一部分。七届二中全会通过了相应的决议。根据毛主席的提议,会议作了几条规定:一、不作寿;二、不送礼;三、少敬酒;四、少拍掌;五、不以人名作地名;六、不要把中国同志同马恩列斯平列。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结束后,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旧址
这所房子是中央机关自己动手建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这九个字是杨尚昆同志于一九八四年七月题写的。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也是军委作战室。内设三个科:作战科、情报科、战史资料科。它们的具体工作任务是研究汇集敌我双方的作战情况,及时向党中央、毛主席报告。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下达命令。作战室的墙上挂有军用地图,工作人员每天用红蓝毛线标出战场情况。
作战室每周开一次总结会,总结、分析一周的战局变化,提出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和设想。朱总司令经常来军委作战室,每周一次的总结会他是必到的,并时常给作战室的工作以具体指示。作战室新提供的大量军事资料和数据,都要经过朱总司令、周副主席认真地研究、核对,并拿出自己的意见之后,才送到毛主席那里。朱总司令和周副主席以忘我的工作精神,协助毛主席组织、指挥了举世闻名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领导了全国的解放战争。
当时这里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十分艰苦,工作人员绘图、制表用的红蓝铅笔都是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为了节省铅笔他们就用红蓝毛线标图。虽然当时条件艰苦,但是,大家的革命热情却十分高涨。
就是在这个屋子里,作战室的全体人员曾设计、研究、讨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的图案。七届二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军旗的决议。
一九七五年,在淮海战役中被俘的国民党十二兵团司令黄维特赦后来西柏坡,当他看了这四间小平房后,无限感慨地说,毛主席真是英明伟大,在这四间小平房里就把国民党的几百万军队打败了,国民党当败,蒋介石当败啊!
中共中央接见国民党和平代表旧址
三大战役胜利结束以后,国民党日暮途穷,濒临覆灭的绝境,蒋介石被迫下野,由李宗仁代理总统。一九四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以颜惠庆、章士钊、江庸为代表的"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团"〔邵力子以私人资格参加〕来到西柏坡。随同来的还有傅作义和邓宝珊两位将军。他们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同志的接见。毛主席一见面就说:"你们为和平远道而来,共产党是爱好和平的,有什么事尽可商量。只是时间、地点、人选值得考虑。"此后,周恩来同志同他们就和平谈判和南北通航通邮等问题广泛交换了意见。二月二十四日,代表团离开西柏坡经石家庄飞赴北平。
 
就在这所房子里,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一日至二月七日,毛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同志接见了苏共中央代表米高扬,并分别与他进行了会谈。
会谈期间,毛主席向米高扬介绍了中国革命的形势和特点,着重讲述了即将召开的新政协会议和成立联合政府等问题。表明了新中国的国家性质与宗旨以及新中国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周恩来同志同米高扬就战后的经济恢复工作,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央人民政府的总的规划与设想,以及对外关系、外贸管理等一系列基本政策进行了广泛而深入地会谈。担任会谈翻译的是师哲同志。